快递员被砸身亡,父亲称“公司本身不承认父亲是员工”?中通几经波折回应

  • 时间:
  • 浏览:54

资料来源:21蔡文慧

ZTO快递公司最终回应了最近对快递员死亡的赔偿。

11月14日,ZTO快递回应多家媒体报道称,11月6日不幸事件发生后,中通东莞管理中心成立工作组,首次向其家属表达了中通的态度,并提供了财政补贴。

在随后的几天里,快递员所在的中通东莞石龙分店与家属保持沟通,商讨善后事宜。网点提出养老金90万,应家属要求增加到120万。还在协商中。

据该报报道,目前的金额已经是按照工伤赔偿的标准来计算,双方已同意下周一在劳动局就养老金计划进行谈判。

11月6日,东莞市公安局石龙分局发布报告称,当天,一名男子坠楼,在中路打人,造成两人死亡。

此前报道:中通快递员被砸身亡

妻子:未签合同,公司拒按“工伤”赔偿

据Southern PLUS昨日(13日)报道,经过多日的沉默,邓女士决定直言不讳。

6日下午1时许,东莞市石龙镇华南花园一栋楼内发生一起男子坠楼事件,参与此次事件的ZTO快递员张某龙死亡。这件事在网上引发了热烈的讨论。

13日,在东莞被砸死的快递员张某某的亲属在社交媒体上发帖称,6日事故发生后,中通快递总公司和石龙分部拒绝与家属面谈,只是敷衍了事,电话耽搁,苦苦等待却没有得到公平合理的赔偿。

记者致电张某某的妻子邓女士,对方称其丈夫给中通寄了一件8个月,但中通从未与丈夫签订劳动合同。邓女士表示,事发后,运通不承认其丈夫是运通的员工,也没有按照“工伤”进行协调赔偿。

家属表示送两万慰问金后,中通总部推脱责任

南方+:此前,中通快递称会与您积极沟通处理,目前进展如何?

邓女士:目前中通石龙分公司刘姓老板不接电话,一位林姓经理也不出面,只是在电话里扯皮。

事发第二天,ZTO快递总部有人送来2万元慰问金,我们也签了收据。一天后,ZTO快递转过脸,否认我丈夫是ZTO快递的员工。ZTO快递石龙分公司好像不属于中通,就推脱责任让我们找ZTO快递石龙分公司谈。

一开始是中通世龙分公司的老板出面,后来联系不上,也不和我们说话。

南方+:中通快递不承认您丈夫是工伤吗?

邓女士:他们不承认。6号下午1点,老公去南华花园取快递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当时他忙着干活不吃饭,他们说不是受伤。

老公3月份入职,到中通收发快递已经八个月了。每天6点起床,7点出门上班。很多时候,他们晚上10点多就忙起来了,“双十一”10月底就要到了。有几天,他们每天都很累,很辛苦。

事件发生一周后,血仍然可见

在华南园,快递员紧张地发出了“双十一”快递

中通快递未与死者签订劳动合同

南方+:您丈夫有没有与中通快递签订劳动合同?

邓女士:快运东莞市石龙分公司没有和我老公签订劳动合同,也没有给他买工伤保险,只有一份意外险。

因为ZTO快递石龙分公司没有和我老公签合同,我和我老公吵了好几次架,但是都没有结果。他在外面努力工作。他连续三四个月没休息。他没说错什么。他压力很大,就一个人扛着,报喜不报忧。

刚开始他每个月赚7000多,后来每次快递的收入都下降了,工资也下降了。

南方+:现在家人的状态如何,我听到您在咳嗽?

邓女士:这两天,我和我2岁的孩子生病了。我婆婆也天天在以泪洗面。我不能摔倒。我要好好照顾这个家。

南方+:现在您希望快递公司怎么处理?

邓女士:我希望运通能站出来承认我丈夫是他们的员工,并承担相应的责任,帮助我、我2岁的孩子和我的家人尽快摆脱悲痛。

律师:张某龙的身亡算工伤

根据邓女士反映的情况,13日下午,记者多次致电快递石龙分公司相关负责人,但无人接听

“快递员张某某和他的公司构成事实上的劳动用工关系,应该算作工伤。”河南玉龙律师事务所律师傅健告诉记者,快递员张某某在工作时间、接受工作任务、从事快递服务期间发生人身伤害或死亡,应视为工伤,快递公司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傅健律师解释说,虽然快递员没有与公司签订书面劳动合同,但他在快递公司工作了8个月。根据《劳动合同法》第7条的规定,用人单位自用工之日起即与劳动者建立劳动关系。

傅健律师表示,根据《劳动和社会保障部关于确立劳动关系有关事项的通知》,用人单位未订立书面劳动合同,但符合下列条件的,劳动关系成立。(一)用人单位和劳动者符合法律法规规定的主体资格;(二)用人单位依法制定的劳动规章制度,适用于受用人单位劳动管理,从事由用人单位安排的有偿劳动的劳动者;(三)劳动者提供的劳动是用人单位业务的组成部分。

此外,傅健律师指出,从建筑物上摔下的人应当承担因过错给他人造成损害的侵权责任。因为这个侵权事实,从楼里摔下来的人和快递员的家属之间存在侵权债务关系。根据快递员家属有权要求坠楼者的财产继承人在其继承财产范围内给予赔偿。相关法律法规

资料来源:21《国家综合商报》、《南方周末》、《报纸》、《公共信息》

负责编辑:张恒兴SF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