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部玩家市值暴涨 掉队者破产清算 造车新势力奏响“冰与火之歌”

  • 时间:
  • 浏览:35

掌门人市值飙升,“落伍者”破产清算,新生力量让汽车玩“火与冰”

本报记者/李媛媛/上海报道

随着造车新动力之窗的关闭,“冰与火”的故事正在加速。

最近造车部队新军的消息不断。一方面,以魏来为首的中国股市“三巨头”股价暴涨,市值暴涨,大大超过了宝马、通用等传统汽车公司;一方面,以长江汽车为代表的后一梯队深陷财务困境,不得不申请破产清算。

易观国际高级分析师秦成平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这种情况与今年年初开始的新一轮“大洗牌”有关。造车新势力已经过了PPT造车阶段。是否实现量产,是否按时交货,市场上销量的反馈逐渐成为考核的重点,跟不上的企业自然会在竞争中被淘汰。

但是,量产上市并不意味着你从此可以坐以待毙,放松身心。不久前,香橼发布的一份卖空报告指出,其估值与市场份额不符,导致威来、理想和小鹏的集体跳水。随着交货数量的增加,产品问题越来越多。相对于传统汽车公司,造车新势力还是“焦虑”的。

“三巨头”高估值之惑

11月,造车新势力再次横扫荧屏,因为主力威来、Ideality、小鹏、魏玛等10月份相继发布销售数据,月销量达到3000辆大关。销量的上升也带动了资本市场的热情。在美国上市的威来、理想和小鹏,迎来了小牛市。

官方数据显示,威来今年第三季度交付12206辆,其中es6 8660辆,es8 3530辆,ec6 16辆。10月,交付量达到5055辆,创下月度交付新纪录;理想情况下,One在10月份共交付了3692辆汽车,实现了连续第四个月的交付量增长,并刷新了连续三个月的月度交付记录;肖鹏汽车也表现良好,10月份交付了3040辆新车,同比增长229%。

出色的销售使威来、理想和小鹏获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今年年初以来,威来的股价上涨了800%以上,市值超过了通用、宝马、福特等传统汽车公司,几乎与戴姆勒的趋势持平;理想总市值接近300亿美元,超过菲亚特克莱斯勒和长安汽车;不久前在美国股市上市的小鹏,自上市以来已上涨逾180%。

据国外媒体统计,截至2020年11月13日,威来在全球汽车制造商市值排行榜上排名第7,而小鹏排名第16,理想情况下是第18。

然而,11月13日,正当“三巨头”风头正劲之际,知名做空机构Citron向威来发出了“灵魂拷问”。香橼认为,购买威来股份的人显然没有注意到特斯拉和Y型车在中国的定价,这将影响威来的汽车销售。目前威来的估值是未来12个月销量的17~18倍,特斯拉是9倍,威来在中国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份额只有3%,而特斯拉在美国市场的份额更早已经接近50%。现在押注威来的投机者更倾向于投机,而不是看好其前景。

这份报告一出,威来、理想和小鹏的股价立即下跌,其中威来当天收盘下跌7.74%。对此,威来创始人李斌疑似在第三季报财报会上做出回应,称特斯拉和威来是不同的公司。在过去的一年里,特斯拉按照成本定价的逻辑几次降价。一开始确实对威来的订单有影响,现在已经没有影响了。

“我们感觉威来的产品比y型更有竞争力,目前威来的主要竞争对手是燃油车。中国高端车市场规模在几百万辆,市场足够大。我们对增长充满信心。”李斌说。

后列梯队危崖求生

与上述“好好活着”的新型造车力量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大多数新型造车企业尚未突破许多壁垒

前不久,持有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的长江汽车别无选择,只能申请破产。根据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的裁定,杭州长江汽车有限公司承认对外负债本金近30亿元,利息1亿多元,2019年12月至今员工工资拖欠约4000万元。

2016年,长江汽车发布电动汽车品牌“长江EV”,成为中国第一批获得国家发改委批准的新能源汽车企业;2017年,长江汽车首款车型登上工信部公布的《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第302批,成为早期“双证”新能源汽车制造商之一。

四年来,长江EV不仅未能实现量产销售,还造成长江汽车运营困难,深陷拖欠工资风暴。

此前,长江汽车、博骏汽车、林赛汽车、百腾汽车先后宣布因财务困难暂停运营。到目前为止,孙波汽车和林赛汽车都没有找到“复活”的办法,留下了一堆“烂摊子”,而百腾汽车则换壳为“圣腾汽车”,试图重启汽车。

根据田燕提供的信息,南京圣腾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于今年9月注册成立,其法定代表人是白腾汽车中国区前R&D副总裁段连祥。出资方包括一汽股权投资(天津)有限公司、南京兴智科技产业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京兴智”),其中南京兴智是南京市政府全资拥有的南京新港东区建设发展有限公司的100%控股公司。

在业内人士看来,被咬汽车能重启并回归与当地政府的支持有关。但新能源汽车市场有限,百腾汽车错失了先发优势。

“新能源汽车研发需要大量资金支持,圣腾继电器可能无法实现量产。公司自身运营存在问题,研发过程势必受阻。”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杜芳慈表示,新能源汽车的市场是有限的,作为腰车企业,竞争更加激烈。

秦成平也认为,即使重启“换壳”,盛腾面临的困境不仅仅在于新阶段要面临的各种交付,还在于新动力企业之间的激烈竞争和国内传统汽车企业的接连转型冲击。“10月份新能源汽车的销售名单中,传统企业占了一半。此外,特斯拉的降维攻击也会带来市场份额。只有资本雄厚、大批量生产、紧跟交货和销售、逐渐获得市场认可、寻求差异化发展路线的企业,才能在激烈的竞争中占有一席之地。”

“活下去”成终极命题

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但毫无疑问,新能源汽车仍然是行业的发展趋势。11月2日,国务院办公厅正式发布《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1-2035年)》。根据产业发展规划文件,到2025年,新能源汽车的销量将达到汽车总销量的20%左右。

中投咨询的咨询经理柴代轩指出,保守估计,即使汽车整体销量不再增长,按照中国汽车工业协会2019年给出的2568.9万辆的销售规模,新能源汽车的市场规模将超过500万辆,是目前的4-5倍。在电气化、智能化、网络化一体化的趋势下,以威来、魏玛、小鹏、理想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已经在行业内处于领先地位,应该理性、自信、耐心。

柴代宣认为,新能源汽车的发展前景看好,是下一代产业革命的发展方向,其发展趋势堪比移动互联网。然而,制造汽车的新生力量面临的一个关键点是如何依靠整个产业链

理想之前,零跑车也向国家市场管理局备案了召回计划,决定召回150辆2019零跑S01具有安全隐患的车辆;去年6月,威来召回部分装有问题动力电池组的威来ES8电动车,共计4803辆。

“与传统汽车公司相比,新生力量缺乏成熟的上下游供应链以及质量和质量控制的绝对自主权。这在短期内很难完成突破。”但秦成平认为,造车新势力也有自己的优势,在“软实力”层面上更有发挥空间。“新势力的产品更多的是基于新思维下的研发,在产品创新上有更多的突破。配置,尤其是软件的匹配设计,更加智能化和人性化,其在智能驾驶辅助方面的R&D投入更大更好。先发优势;在用户运营层面,人们更加专注,大多通过APP自营店系统的长期个人服务模式,实现品牌与用户的终身联系。应该充分利用这些优势,形成强大的品牌价值。”